我的位置:首页 > 文化旅游 > 上杭文学
带来光明的上杭游击战士——薛强
上杭文学】    2017-11-23 18:21  阅读
【字体大小:

【摘要】发昌提议命名为“友义支队”。 发昌带领群众打着火把欢迎七支队进村。 一部分协助隐蔽和转移边区党委领导。 七支队立即转移。 在强渡汀江前,唐棠紧握薛强、发昌手说:“‘友义支队’的帮助给转败...

  一、跟随“老货”,拉起队伍

  1948年春天的一个晚上,汀江喘潭傍边的岩头寨村依然寒气袭人,在曾万生家昏暗的灯光下,游击队领导邱其银情形激动地说:“薛强、祝年,你俩是我们优秀青年,现在宋子文出任广东省主席,成立闽粤赣‘剿匪总司令部’,我们游击活动受到制约。为了迎接解放大军南下,老货(刘永生、下同)司令一定要我们突破围剿”。话毕,游击队指导员饶良新深情的目光注视着眼前的二位年青人。“你俩回去后,要在进步青年中传达,立即行动起来”。

  首长的一席话,二年青人热血沸腾,连夜赶回豪康村。踩着湿滑的青石板,迎着刺骨的江风。薛强说:“祝年回村后我们要找发昌、和年、鼎年。我们要拉起一支队伍,完成老货交代的任务”。

  不几日,一场历史性饮血结盟会在村中述德堂举行。发昌提议命名为“友义支队”。

  队长:发昌    副队长:薛强

  队员:祝年    和年    鼎年   善贤   克家

  连洪  伟年    永宽    长荣   元茂。

  革命接头户邱成娥大娘拿来了自养的大公鸡。十二碗白酒,滴上鲜红的鸡血,十二条汉子,举起盛满酒碗。“天苍苍、地茫茫,跟着老货求解放;同宗亲,同日死,赶汤蹈火保家乡”。

  1948年9月,上杭国民党县政府为防止共产党活动,在来苏、龙文两乡开始实行“五家联保具结”。面对复杂形势,怎么办呢?很有谋略智慧的薛强认为,要完成反联保斗争,必须联络一批“白皮红心”国民党地方人员,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让其暗中支持游击队活动。此效果十分有用,革命风火再次燃遍来苏区。

  应顺形势发展,1948年11月,经发昌、薛强提议,“友义支队”成员全部加入“杭永游击队”。

  二、豪康战斗,绝地反击

  1949年4月13日,得知中国人民解放军闽粤赣边纵队第七支队秘密进驻隔壁村杨梅洞后,“友义支队”一番讨论决定,由薛强带领永宽、长荣等人到驻地向支队长唐棠(蓝汉华、下同)汇报了豪康、三益、黄坑等周边革命活动情况,并邀请七支队到豪康村实地指导。发昌及其他队员在家安排迎接大部队到来。4月14日,七支队183人以及边区党委领导共计200来人凌晨四点抵达豪康村。发昌带领群众打着火把欢迎七支队进村。大部队安排住宿述德堂,唐棠、邱锦才住在薛强家。天刚破晓,由发昌、薛强等带路,蓝汉华率领连排干部观察地形。

  豪康村的东南是高山,是敌人的来路,西北面是小山坡,山坡以南全是民房,西向面临汀江。地形对驻军极为不利。刚察看地形回来,哨兵跑来报告说,南蛇渡发现30多名敌人在抓船和沉船。唐棠闻讯立即命人带一排兵力去消灭敌人,但因其它原因,这道命令没有得到执行。面对敌情,唐棠提出:“一是上午十点前部队要驻扎到高山以截敌来路,二是定于当天的开仓放粮予以取消,以防战事发生百姓遭殃”。部署完成后,唐棠在薛强陪同下应邀前往发昌、连洪等家窜门,匆匆喝完一碗答谢酒,回到驻地,门外便响起枪声。唐棠立即命令司号员吹集合号,号声刚响,司号员右臂中弹。只见三个手持驳壳枪的敌人向村里的小桥冲来。唐棠立即侧身靠墙拔枪举起“啪、啪”二声,两个敌人应声倒下。但此时部队已经陷入了敌人的包围中,四周山头已被号称有八百多人的保安团趁着雾色占领。

  霎时,村中枪声大作,薛强立即安排:“友义支队”成员一部分跟随七支队行动,做带路和后勤保障事务;一部分协助隐蔽和转移边区党委领导;另一部分做好群众安抚和伤员处置工作。

  面对强敌,唐棠迅速作出了指令,立即抢占通往三益村的山头。他自已与全体指战员一起坚守山头阵地。保安团发动了四次冲锋,一次比一次人多,一次比一次激烈。唐棠命令集中力量,命中冲锋在前的敌人,威慑战场。此法立即扭转战局。在敌人最后一次冲锋中,我们击毙了敌保安团中队长郭发生。

  战至傍晚五时,敌全线撤退。七支队立即转移。然而用来渡江的船只不是被敌人沉了江就是被搜罗到了河对岸。警卫员张湘临危受命,游泳过江找人撑过三条船来。支队前后分两批渡过汀江,转移到松口。

  在激烈的枪炮声中,长荣、克家、元茂等带路,将边区领导邱锦才等转移到沿河的芦苇中隐蔽,后撤至黄坑。

  伟年发现在述德堂后山有二伤员,紧急与祝年、永宽将伤员背至家中,隐藏在厨房柴堆中。鼎年母假装灶头烧火并给伤员擦洗伤口。

  在强渡汀江前,唐棠紧握薛强、发昌手说:“‘友义支队’的帮助给转败为胜的战局起到了很能大作用。我方伤亡人员还要你们帮助安置”。

  在薛强等的协助下,负伤的19名战士连夜转移到蛇羊寨背。第二天,牺牲的3位战士掩埋在祠堂(二队)后山上。

  豪康一战,七支队陷死地而后生,负伤19人,牺牲3人;共毙敌48人,伤敌100余人。

  1949年4月,薛强和“友义支队”成员参加组建豪坑、黄坑、三益村人民政权。杭永游击队扩大到160余人,先后收缴永定大院、洪山、大埠、上杭龙文、中都等地民团的枪支弹药和军用物资。

  战争锻炼人才,也发现人才。经历几次战斗之后,靠出色的表现,薛强以及发昌、连洪、和年被编入中国人民解放军闽粤赣边纵队。伟年、祝年、永宽、善贤、克家、长荣、元茂被编入闽西地方工作团。

  三、军校深造,驰骋疆场

  1949年4月,邱其银、饶良新十分注重培养薛强的军事能力。教员和译电员出身的饶良新手把手地教会薛强绘制地图和识别电文码。杭永游击队任命薛强为副排长。

  薛强亲眼看见蓝汉华在豪康战斗的关健时刻拔枪“叭叭“二声,二敌应声倒下,震慑整个战场的情景。于是,他对短枪和枪法有着浓厚兴趣。宝剑峰从磨砺出,梅花香取苦寒来。经过刻苦训练,他的枪法出众,1949年6月至1950年11月,调任上杭独立团短枪班班长。

  1949年8月27日,国民党18军胡琏之部分沿汀江水陆两路溃逃离境。中共上杭县委、上杭县军事管制委员会、中国人民解放军闽粤赣边纵队闽西南联合司令部独立第三团及闽西义勇军基干团进驻县城。薛强和独立第三团战友们满怀喜悦占领上杭县城,上杭全境解放。

  “王涛支队”老领导、龙岩军分区政委范元辉发现薛强是块好料,不但有实战经验,而且爱好学习,推荐他到叶飞为校长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十四步兵学校学习(现南京陆军指挥学院)。薛强于1950年12月入学,1951年9月毕业。

  意气风发的他,更有一颗全歼残敌热切的心。解放后的闽西剿匪、肃反异常艰巨。薛强担任龙岩军分区排长,参加连城剿匪、金风里大山扫荡敌残战斗。正当他乘胜前进的关健时刻,传来老战友薛和年在连城剿匪中英勇牺牲。报仇雪恨之心,更加坚定他勇往直前。

  四、转业地方,投身建设

  长达十年的军旅之后,薛强于1958年夏转业到永定公安局,出任股长、峰市派出所所长等职。游击战争的经验教会了他,密切群众关系的重要性。他一边维护治安,一边与群众打成一片。三年困难时期,他想方设法帮助群众度过困难,恢复生产。峰市镇的老百姓纷纷说:“阿强(群众对薛强爱称)在群众无饭吃的六十年代初,常常把我们接到派出所与他们干警一起分饭吃”。

  1970年,国家发展县域五小企业。县委书记赵锡恩深知薛强综合管理能力较强,善于开创工作新局面,点将他出任重新组建的永定农械厂书记、主任(厂长)。俗话说隔行如隔山,但他没有被困难压倒。他依然靠发动群众,团结技术人员,抓住解放农村体力的碾米机、粉碎机、水轮机等产品,全身投入到研发制造中。不久,“永定水轮机组”出名了,还得到了省革委会奖励。

  文革动乱的时期,永定是重灾区,许多原闽粤赣边纵老领导如“张、蓝、赖”以及许多战友都介入到了武装斗争,而薛强却避开了流血事件。人家问他为何能独善其身?他说:“自已人打自已人,我是不干的”。

  五、回报家乡,带来光明

  打着火把迎接七支队,漆黑山林爬摸滚打。黑暗给薛强留下难以磨灭印记。如何能在家乡装上夜明珠,让老区人们告别煤油灯,使电器化走入寻常百姓家?他的想法与村支书先禄一拍即合,立即形成共识,在村口天后宫下面建造水电站。用木材换取水轮机、发电机以及电器材料。1971年,薛强负责把碾米机、水轮机、发电机等主设备的供应。先禄负责砍伐松木由物变钱。

  七十年代的物资供应都是计划安排,何况永定水轮机组是有名紧俏产品。作为一厂之长的薛强,顶着“私利”的骂名,说服县领导,阐述老区人民的期盼,特别安排了一套碾米、水轮、发电设备给豪康村,并且派出技术人员住在自家负责设备安装调试。

  当时的干劲可歌可泣。先禄、先登等大队干部带头上山,连二只轮的板车都没有,硬靠肩扛手挑把上千斤重的原木从高山上、石梅峰抬回来,扎成木排从汀江水运至峰市。这些流大汗、出大力身影历历在目:连洪、祝年、长荣、上先、和祥、祥家、福昂、永饶、维昭、增延、兴灿、礼先、禄高、学龙、有祥、四培、启才、元通、流才等……。

  1972年冬天,发电厂建成供电。千年古老的小山村“触电”,开启了电器化时代。

  1974年秋,一场灾难降临,薛强在担任永定县总工会主席任时,在一次工作途中因车祸不幸离世。村民为了表达至爱情感,公费在他家门口的道路上安装一长明灯,让带来光明的人永远光明。

  薛强(1925-1974),上杭县下都镇豪康村人,闽粤赣边纵老战士,毕业于第十四步兵学校(现南京陆军指挥学院),原永定县总工会主席。

  【资料来源:一、“老货”刘永生;二、饶良新、蓝汉华、邱其银、丁玉泉 等回忆文章;三、“友义支队”后代追述。】(下都镇)

  编辑:钟毅康  编审:吴祯德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