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溪乡调查与习近平闽西调研实践的内在逻辑关系
纪念毛泽东才溪乡调查85周年】    2019-01-09 08:31  阅读
【字体大小:

【摘要】调查研究是我们党在革命、建设、改革各个历史时期做好各项工作的重要传家宝。 一、毛泽东才溪乡调查的理论思考与实践成果毛泽东非常重视调查研究,早在1930年撰写的《反对本本主义》一文中就提出...

  调查研究是我们党在革命、建设、改革各个历史时期做好各项工作的重要传家宝。毛泽东一生带头调查研究、倡导调查研究,强调“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不做正确的调查,同样没有发言权”。习近平高度重视调查研究工作,早在1988年在福建宁德工作时就大力倡导“信访接待下基层、现场办公下基层、调查研究下基层、宣传党的方针政策下基层”的“四下基层”工作制度;2003年在浙江日报“之江新语”专栏发表文章,指出调研工作务求“深、实、细、准、效”;担任党的总书记后,强调“调查研究是我们党的传家宝,是做好各项工作的基本功”、“调查研究是谋事之基、成功之道”。2018年7月,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粟战书来闽调研时强调:习总书记在福建工作,留下宝贵的思想和精神财富,是福建最大的优势。要深入学习和秉承好习总书记留下的宝贵思想、理念、精神、作风,把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引向深入,牢固树立“四个意识”,坚定做到“两个维护”。上杭的才溪乡是毛泽东调查研究次数最多的地方,特别是第三次调查,在毛泽东一生的社会调查中占有突出位置,对中国革命的发展进程产生了深远影响。习近平在福建工作期间,传承和弘扬才溪乡调查精神,几次深入才溪调查研究,逐步形成了系统的调查研究理论体系,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关于调查研究的理论。

  一、毛泽东才溪乡调查的理论思考与实践成果

  毛泽东非常重视调查研究,早在1930年撰写的《反对本本主义》一文中就提出了“没有调查就没发言权”的著名论断。1930年到1933年,毛泽东曾先后三次到才溪乡作调查。第一次是1930年6月上旬,目的是为进一步了解闽西地区土地革命和根据地建设情况;第二次是1932年6月上旬,毛泽东率领红军第一、五军团攻打漳州胜利后,回师中央革命根据地来到才溪,目的是为解决“如何把经济建设推向新高潮,为支援红军和改善群众生活作出更大贡献问题”。第三次是1933 年11 月下旬,目的是为了总结和推广才溪经验, 用才溪苏区建设的模范事实来驳斥以王明为代表的“左”倾错误者关于根据地建设的种种瞎说,并为中华苏维埃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作准备。

  毛泽东才溪乡调查取得了三个方面的丰硕成果:

  (一)成功破解革命战争与经济建设的关系这一亟需解决的时代难题。1933年夏秋,国民党当局经过半年多的精心准备,调动50万大军向中央苏区准备和发动第五次“围剿”。同时,加紧对中央苏区的经济封锁,企图从军事和经济两个方面扼杀中央苏区。军事和经济形势的紧张,导致了苏区一些干部产生把经济建设与反“围剿”战争对立起来的两种错误观念,要么“以为在革命战争环境中没有进行经济建设可能”,而轻视或取消经济建设;要么“以为经济建设已经是当前一切任务的中心,而忽视革命战争”。特别是前一种错误观念,“还有许多人不明了经济建设工作在革命战争中的重要性”,甚至“还有许多地方政府没有着重讨论经济建设问题”。这种错误偏向,实际上是削弱了政府,损害了反“围剿”战争。通过才溪乡的调查,毛泽东得出结论:革命的中心任务是革命战争,但“对于广大群众的切身利益问题,群众的生活问题,就一点也不能疏忽,一点也不能看轻”。由于才溪乡苏维埃政府在开展革命斗争的同时也十分重视组织经济建设,使才溪乡人民的生活随着革命的发展也得到相应改善。毛泽东通过对革命前后群众的生活必需品物价的调查对照,得出“才溪乡在成年青年男子成群地出去当红军做工作之后,生产超过了暴动前百分之十。荒田开尽,进到开山,没有一片可耕的土地没有种植,群众生活的改良到百分之百以上”的结论,对不相信群众、轻视经济建设的人提出严厉批评:“这一铁的事实,给了我们一个有力的武器,去粉碎一切机会主义者的瞎说.如像说国内战争中经济建设是不可能的,如像说苏区群众生活没有改良,如像说群众不愿意当红军,或者说扩大红军便没有人生产了。”从而系统全面地说明了革命战争和经济建设相互促进的辩证关系,以事实证明在革命战争环境下经济建设是必要的也是可能的。

  (二)形成了《才溪乡调查》光辉著作。毛泽东来到才溪乡的当晚,就在住地列宁堂开始了调查工作。他怀着满腔热情,以甘当小学生的精神,找来区乡苏维埃干部、工人、贫农代表根据事先列出的提纲,口问手记,拉家常似地与代表们展开了热烈的讨论。毛泽东鼓励大家干革命要坚决勇敢,不怕牺牲;搞好物资交流,粉碎敌人的经济封锁;搞好生产,保证群众吃饱穿暖,加强根据地建设,保卫苏区政权。同时,毛泽东热情劝勉乡苏干部要深入群众,和群众打成片,既能和群众一起闹革命,又能帮助群众解决困难,如群众的劳动问题、生活问题、疾病问题都要帮助解决,最重要的就是要发动群众互相帮助。除召开调查会外,毛泽东还走村串户,深入田间地头。经过10多天的调查,毛泽东掌握了大量第一手材料,写下了著名的《才溪乡调查》一文,全面总结了才溪乡的先进经验。《才溪乡调查》全文9300多字,大致可以分为民主建政与民主选举、扩大红军、经济建设、文化教育等四个方面,全面反映了才溪乡苏维埃革命的成就与苏维埃政权的民主制度以及苏维埃政权下民众的经济文化生活状况、社会进步的兴旺景象。通过这份重要的历史文献,可以总览中央苏区苏维埃政权建设与苏区社会的全貌,从中感知工农民主政权深深地植根于千百万民众之中,从而领导革命消灭一切反革命夺取全中国的真理。可以说,就是通过对才溪乡这个中央苏区模范乡政治与经济社会各层面直接观察而形成的重要文献《才溪乡调查》,展示了苏维埃革命的一个光荣典范。才溪乡调查是毛泽东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的一次著名的农村调查,是中国共产党人走群众路线、深入实际、调查研究、实事求是的光辉典范。毛泽东在调查研究中倡导的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成为我党永不枯竭的力量之源。

  (三)在中央苏区树立起才溪乡这样一面先进旗帜。才溪乡的选举充分尊重选民的民主意愿,实行民主监督,在中国漫长而悠远的历史上是从来没有过的;才溪乡苏维埃政府自建立以后的三年,历经一次又一次的选举、改造,铲除官僚、腐败、消极怠工、脱离群众等坏习气,淘汰不良分子,把苏维埃政府建成真正为人民群众信任拥戴的民主政权,各项工作成绩名列前茅,成为福建苏区乃至中央苏区的模范;参军和在外面做工作的,上才溪占全部青壮年男子的88%,下才溪占全部青壮年男子的70%。从1929年后至1933年,才溪有3000多青壮年参军,在扩红比赛中取得第一等优胜,被誉为红军之乡;才溪乡人民生产生活中所发明的劳动合作社和耕田队、消费合作社、粮食合作社、犁牛合作社等,尤其是才溪乡人民发明的劳动合作社,对于解决苏区普遍存在的劳动力严重不足的问题起到了重要的示范作用,毛泽东特别称赞“现在全苏区实行的‘劳动互助社’就是发源于此”,指出这些方式“组织了全乡群众的经济生活,经济上的组织性进行了很高的程度,成为全苏区第一个光荣的模范”。在1934年初召开的第二次全国工农兵代表大会上,毛泽东对才溪乡等地苏维埃政权建设等方面的经验作了详细的总结,并称才溪乡为“全苏区的第一个光荣的模范”和“争取全中国胜利的坚强的前进阵地”。在会上,毛泽东将《才溪乡调查》连同《长冈乡调查》印成小册子分发给每个代表,并在大会上号召全苏区向才溪乡和长冈乡学习,搞好根据地建设发展革命战争,夺取全国胜利。随着《才溪乡调查》的发表和毛泽东的公开宣讲,本来就已被冠为中央苏区“模范乡”的才溪更引起了人们的关注。苏区各地纷纷组团到才溪参观学习,《红色中华》、《青年实话》和《斗争》等各种报刊也刊文宣传才溪光荣业绩。据初步统计,自1932年至红军长征以前的1934年9月,上述报刊发表关于才溪的文章74篇,大多发表于才溪区荣获“模范区”的1933年6月以后,占64篇。而从毛泽东才溪乡调查前的1933年11月至1934年9月,就密集发表了23篇。在不到一年时间,中央报刊涉及一个区乡发表这么多篇报道、特写和专论,是十分少见的。

  二、习近平闽西调研形成的重要思想亮点

  习近平对闽西革命老区怀有深厚的感情,1996年5月2-7日,到省委工作后下基层的第一站就选在闽西。此后,他20次来到闽西视察调研,访贫问苦,指导工作,推动发展,足迹踏遍闽西的山山水水。习近平总书记从经济社会发展、人民群众生活、生态文明建设、全面从严治党等方面,亲自推动闽西苏区发展,充分体现了习近平总书记对闽西人民的深情厚意,为闽西苏区发展创造宝贵的精神财富和实践成果。

  (一)大力倡导和弘扬古田会议精神,开启“思想建党、政治建军”新境界。古田是我们党确立思想建党、政治建军原则的地方,是我军政治工作奠基的地方,是新型人民军队定型的地方。习近平多次参观古田会议纪念馆,瞻仰古田会议会址。2014年10月31日,习近平亲自策划并出席在闽西古田召开的全军政治工作会议,强调,革命的政治工作是革命军队的生命线。实行革命的政治工作,保证了我军始终是党的绝对领导下的革命军队,为我军战胜强大敌人和艰难险阻提供了不竭力量,使我军始终保持了人民军队的本色和作风。全军政治工作会议净化了军队政治生态,从政治和全局高度推进部队战斗力建设,所以,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召开古田全军政治工作会议,恢复和发扬我党我军光荣传统和优良作风,人民军队政治生态得到有效治理”。

  (二)不忘老区历史、建设好革命老区的重要论述。1999年1月8-12日,时任福建省委副书记习近平冒着严寒,深入武平、上杭、长汀、新罗的十几个乡(镇),走访闽西籍革命前辈邓子恢、陈丕显、杨成武、刘亚楼、邓六金的家乡和傅连暲院长的中央红色医院旧址,慰问老红军、革命“五老”人员、特困群众。习近平代表省委和省政府向他们发放慰问金,赠送《开国大典》年画。当年画推开,毛主席宣告中国人民站起来了的历史画面徐徐展现时,习近平动情地说:“老区、苏区的红土地孕育了革命,也孕育了革命老前辈,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作出了巨大贡献,忘记了这些,就是忘本。”他说:“我们不能忘了老区人民对革命的贡献,一定要把老区的事办得更好,让革命老前辈放心。”2014年10月30日,习近平在出席全军政治工作会议期间,专门接见闽西“五老”人员代表,他动情地说,我们永远不要忘记老区,永远不要忘记老区人民,要一如既往支持老区建设,关心老红军、“五老”同志和军烈属的生活,经常听取他们的意见和建议,请他们言传身教,确保革命传统和优良作风薪火相传。

  (三)关于“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生态文明思想。习近平对长汀水土保持工作格外重视,亲自倡导以持续之功,推进长汀水土流失治理。1998年元旦,时任福建省委副书记习近平为长汀水土流失治理题词“治理水土流失,建设生态农业”。1999年11月、2001年10月,习近平两年两次专程到长汀调研水土流失治理工作并在龙岩市、长汀县的报告上作出重要批示。到中央工作后,在长汀水土流失治理的重要节点上,习近平多次作出重要批示、指示,开启了长汀水土流失治理“进则全胜”的新篇章。对武平县集体林地林权制度改革,习近平同样高度关注。2002年,他亲自主导、全力推动武平县集体林权制度改革,作出“林改的方向是对的,要脚踏实地向前推进,让老百姓真正受益”和“集体林权制度改革要像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那样从山下转向山上”的历史性决定,为武平林改一锤定音。正是包括闽西生态保护有效实践的鲜活事例,催生了具有全局指导意义的关于“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

  (四)抓好脱贫致富工作,实施精准扶贫的重要论述。1996年5月,习近平深入永定、长汀、上杭、龙岩等4县(市)、十几个多(镇)调研后,指出,要切实抓好脱贫致富奔小康工作,采取抓粮食生产基础,抓农业产业化支撑,突破扶贫攻坚难点,解决工作不平衡问题,确保闽西1997年基本实现小康。1997年7月24-27日,习近平到漳平、新罗、连城、武平等县(市、区),就贯彻落实省委、省政府“琅岐会议”和省党代会精神、推进农村经济新一轮创业和加快扶贫攻坚奔小康等工作进行调研,强调,农业产业化是现代农业的重要内涵之一,要求按照脱贫致富奔小康的本质要求和市场规律来推进农业产业化进程。

  此外,习近平同志在闽西调研时,还进行了农业产业化、统战工作、干部队伍建设、社会治安综合治理 、乡镇和民营企业、城镇和新农村建设、革命传统教育基地保护利用等一系列生动实践和深刻思考。

  三、才溪乡调查与习近平闽西调研的内在逻辑关系

  调查研究法是人文社会科学重要的研究方法,是中国共产党人在革命、建设和改革中形成的光荣传统,是马克思主义政党党性和中国共产党人优良作风的具体表现。在革命、建设、改革各个历史时期,我们党之所以能取得胜利和巨大的历史性成就,就得益于调查研究方法的科学运用。调查研究是我们党坚持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坚持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的工作路线的本质体现,也是保证各项方针政策的正确制定与执行的根本途径。作为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的重要方法,调查研究在革命战争年代争取群众的过程中发挥了极为重要的作用,在新形势下,“调查研究不仅是一种工作方法,而且是关系党和人民事业得失成败的大问题。”正是基于这一认识,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等几代领导人持续进行调查研究,推进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进程,促使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各方面获得了良好的发展。通过梳理毛泽东才溪乡调查,考察习近平闽西调研,其中存在着严密的逻辑关系。

  (一)内在传承关系———溯本追源,实事求是的求真精神。

  中国共产党从成立伊始,就始终高举马克思主义旗帜。在近百年的奋斗中,我们实现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一次又一次历史性飞跃,其中,调查研究在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与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过程中发挥了重要的纽带作用。马克思和恩格斯完成唯物史观的转变、实现对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彻底批判,是建立在批判继承人类优秀文化成果和大量的社会调查研究基础上的。马克思通过对工人阶级状况的调查,撰写了调查提纲《普遍的劳动统计大纲》;在《普遍的劳动统计大纲》的基础上,又起草了《工人调查表》,为后来的调查研究方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恩格斯为了能够更深入的了解英国工人阶级的形式和生活状况,直接与工人吃住在一起,在实地调查和观察基础上完成了《英国工人阶级的状况》的写作。“马克思、恩格斯努力终生,作了许多调查研究工作,才完成了科学的共产主义。”马克思主义这样的形成过程,决定了我们在学习马克思主义的过程中,不仅要掌握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还要针对马克思主义的具体结论进行充分的调查研究,了解得出结论的具体背景和原因,不能迷信和照搬马克思主义的本本和个别结论。

  毛泽东是运用调查研究方法的典范,中央苏区时期,甚至更早,就系统掌握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与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的基本方法,特别是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与闽西的革命实践相结合,不断进行实践总结和理论创新,写下了建党建军的纲领性文献《古田会议决议》、农村包围城市中国革命道路的新理论《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党的群众路线新篇章《才溪乡调查》等系列光辉著作,以及与闽西革命实践有重大关联的《调查工作》(后改为《反对本本主义》)《关心群众生活,注意工作方法》两篇重要著作,这些调查研究工作为农村革命根据地建设、为中国共产党领导下走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革命道路的确立奠定了扎实的理论和实践基础。所以,毛泽东说:“对于中国共产党说来,就是要学会把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论应用于中国的具体的环境……离开中国特点来谈马克思主义,只是抽象的空洞的马克思主义。”

  习近平坚持和发扬调查研究这一党的优良传统。在正定、厦门、宁德和福建、浙江、上海,他一直坚持跑遍所属工作范围的调研习惯。尤其是通过闽西的调研和实践,发祥和形成了政治强军、生态文明、精准扶贫等等新思想、新理论、新战略,并在此基础上形成了“调查研究是谋事之基、成事之道。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更没有决策权”等重要论断,使调查研究作为我们党的优良传统和扎实的工作作风得以继承和发扬。

  (二)共同基础条件———深入群众,问计于民的求实精神。

  人民群众是社会实践最基本、最直接的参与者,进行调查研究工作,首先就要到群众中去摸实情。无论采取什么样的调查研究方式,都不能离开群众,偏离群众观点,更不能漠视群众利益。在才溪乡调查中,毛泽东坚持理论联系实际、密切联系群众、一切从实际出发的思想路线和工作作风,采取实地走访的方法、开调查会的方法、典型调查的方法、科学分析的方法、抽样调查与总体研究相结合的方法,由表及里、由此及彼,将丰富的才溪经验上升为指导革命的基本理论,调查期间,他既没有当地领导的陪同,更没有任何仪式,按照事先草拟好的调查大纲,直奔主题,紧张工作。他先是在区政府召开座谈会,了解总体情况。然后分别召开工人代表、贫农代表、耕田队长代表等调查会,进行分类调查。他说:“开调查会,是最简单易行又最忠实可靠的方法,我用这个方法得到了很大的益处,这是比较什么大学都还要高明的学校。”调查会上,毛泽东置身于群众,与大家平等相待、推心置腹、坦诚沟通。在毛泽东的感染下,与会群众敞开心扉,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使调研收到预期效果。

  习近平继承和发展了中国共产党注重调查研究的优良传统并体现出一系列新突破、新特点。在正定县任县委书记时,经常主动走在大街小巷听取人民群众意见。很多时候,他都是在街头一站,随机招呼遇到的村民,把人三三两两聚齐后,认真听取并记录群众反映的问题,再通知大队干部开会,商讨解决老百姓的困难。他觉得这样和群众面对面,一起聊,一起想,在深入调研的基础上考虑问题、认识问题,才能制定出正确的解决方案。后来,他把这种调研方式带到了福建。1996年5月2—7日,时任省委副书记的习近平到省委工作后下基层的第一站就选在著名的革命老区、中央苏区的核心区域闽西。此后,20余次到闽西调查研究,问情于群众、问需于群众、问计于群众,拜群众为师,虚心向群众学习,吸取群众中的智慧,找到切实可行的措施,然后再指导、服务群众的具体实践。闽西调研只是习近平调查研究实践的一个缩影,但淋漓尽致的体现了马克思主义认识论。与才溪乡调查一脉相承的“以人民为中心”的调查研究路径,是习近平调查研究实践及其重要论述的出发点和落脚点,他告诫领导干部“要真正悟透群众是真正的英雄”强调:“调查研究多了,基层跑遍、跑深、跑透了,我们的本领就会大起来,我们的认识就会产生飞跃,我们的工作就会做得更好。”正是最大限度地汲取群众智慧,坚持求实的精神,面对国内外复杂的新形势,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才能制定符合我国国情的方针政策,才能解决我国面临的新时代新课题,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

  (三)历史契合因素———发现问题,破解问题的求解精神。

  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与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解决中国社会面临的现实问题,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根本任务。毛泽东开展才溪乡调查,正是他探索解决中国革命前进中问题的重要实践。随着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的成立,中国革命史上出现了与反动政权相对立的全国性的工农民主政权,中国共产党实现了局部的执政。在此历史条件下,如何处理好革命战争与经济建设的关系,使革命斗争的发展与人民生活的改善同步进行、相互促进,成为当时党必须解决的紧迫任务。与此同时,自从中共临时中央迁到中央苏区后,“左”倾错误日趋抬头,出现了诸如“国内战争中经济建设是不可能的”,“苏区群众生活没有改良”,“群众不愿意当红军,或者说扩大红军便没有人生产”等论调。这些论调严重扭曲了革命战争与经济建设的关系,引发出苏区的民生问题、干部领导方法和工作作风等一系列问题,对于土地革命和苏维埃政权巩固造成极大危害。毛泽东本着高度的革命责任感,通过才溪乡调查找到解决问题的钥匙,成为辩证处理好战争与建设、中心任务与民生问题,从而,赢得人民群众的真心支持,推动中国革命力量以少胜多、以弱克强、由小到大,直至取得了中国革命的完全胜利。

  习近平调查研究也始终坚持问题导向原则,他指出,调查是为了发现、研究问题,最终使问题得以解决。当县委书记一定要跑遍所有的村,当地市委书记一定要跑遍所有的乡镇,当省委书记应该跑遍所有的县市区。20世纪80年代初,在正定主持工作期间,习近平经常脚踏自行车下乡入户看实情,经过长期调研和思考,他根据正定县处在石家庄城市和农村之间的特点,为当地提出了“半城郊型”的经济发展之路,为贫困的正定县找到一条可持续发展的道路。在福建工作期间,习近平秉持问题导向原则,心系人民,深入调研,谋划发展。1999年11月27日,时任福建省委副书记、代省长的习近平专程到长汀调研水土流失治理工作,当他看到远处连绵起伏、依旧红土裸露的山头时,神情变得十分凝重,要求长汀县尽快起草一份详细材料,报送省政府。2000年2月,“开展以长汀严重水土流失区为重点的水土流失综合治理”被列为全省15件为民办实事项目之一。在习近平的关心关怀下,历时近20年,长汀完成了从全国水土流失重灾区到全国生态文明建设示范县的创新之举。武平县农村税费改革和农村管理体制改革探索,也是习近平深入闽西调研后一锤定音,成为全国林改的标杆。依靠调查研究下功夫解难题,是习近平到中央工作后对全体党员干部的要求,中央八项规定的第一条就是关于改进调查研究的内容,党的十九大后,中央政治局首次全体会议就对全党改进调查研究进行部署。

  目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面临着许多新的问题和挑战,“要提高调查研究能力,坚持问题导向,深入实际摸清真实情况,集合众智提出解决办法,努力使对策建议有的放矢、切中要害”,“尤其对群众最盼、最急、最忧、最怨的问题更要主动调研,抓住不放”,推动党中央大政方针和决策部署落地生根。 (作者单位系中共龙岩市委党史研究室)

  (来源自《红色文化周刊》)

返回首页>>